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書庫>言情女生>農家皇后太古怪> 036 母豬被毒

036 母豬被毒

    手中有了銀子,曲小琦的心思便活絡起來,她現在特別想將房子整修一下。

    “嬸子,你家房子修成這樣,需要多少銀錢?”

    提起房子,彩鳳嬸子的臉上一臉肉痛,道:“這房子是我男人祖上留下來了,歷代縫縫補補,到我這里也就是整修一下。原本只是想著看著好看些,再擴個豬圈,哪承想花了我們五十兩銀子!簡直就是搶錢一樣!當時便宜賣了五頭豬,還把我男人的存款和我的嫁妝搭進去不少。”

    曲小琦嘴角抽搐了一下,想著就是現在的收入,拋去吃穿用度,估計也要等上一年。

    “小琦你想蓋房子嗎?你這小屋子都不能用了,重新蓋的話估計要一百兩。”

    “等著給啊卿看過病之后,我便想著攢些銀錢蓋個房子。”曲小琦都沒好意思說自己之后打算在京城留一處小房產,好方便之后發展。

    這個想法在張屠夫和彩鳳嬸子眼里估計就是天方夜譚了。

    次日彩鳳嬸子到家里之后,曲小琦讓曾秒雅帶著啊卿一起去城里,中午她會給大伯送飯。

    她當真怕曾秒雅和張屠夫兩個人忙不過來,她這邊也需要人手。

    曲小琦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山里看看之前設置的陷阱,當真還套到了不少的獵物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為放了一天沒有喝水吃東西,看著有些蔫蔫的。

    起先彩鳳嬸子不愿意進山來,看著曲小琦堅持,她又不放心讓曲小琦自己進山,這才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咋這么多野兔野雞嘞?”彩鳳嬸子看著洞中蜷縮在一起的野味,驚嘆道。

    “村中沒有獵戶,這些野味便多。真是奇了,山中沒有野狼老虎什么的嗎?怎么從來沒有看見它們進村攻擊人?”

    彩鳳嬸子被曲小琦的話說的汗毛直立,道:“可別說這些,怪嚇人的,我們趕緊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曲小琦看著不足三米的山腳,估計這個距離也是彩鳳嬸子所接受的極限了,要不然她肯定不會讓自己進山。

    這山中究竟有什么?

    曲小琦的那顆名為好奇的種子悄悄的生了根。

    一共五只野兔三只野雞,可以說是相當的豐盛了。

    曲小琦決定將吃不了的直接扔到鹵味里腌制,然后賣掉。

    臨走之前曲小琦又將陷阱重新布置好,這些野味機靈著呢,這處陷阱用幾次估計便再也套不到它們了。

    之后抽個時間在其他地方弄些陷阱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個上午,彩鳳嬸子才想起來家里還有一個小祖宗沒吃飯呢。

    曲小琦這邊又要給大伯送飯,便沒有留彩鳳嬸子。

    午飯做好之后,曲小琦去送飯菜的路上,看到不少行色匆匆的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誰家又有熱鬧可以看了,村中的人一有點什么事情,全村人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娃子,你咋還在這溜達呢?你不知道嗎?張屠夫家的母豬死了!聽說還懷著崽子呢!”一位四十多歲的婦人向曲小琦搭話,這個消息讓曲小琦一愣。

    昨天還好好的,今天怎么就突然間死了頭豬?

    張佳勇不是在家中嗎?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曲小琦這邊放不下,將午飯交給大伯之后便匆匆往彩鳳嬸子那里趕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邊又聚集了許多的人,里面吵吵嚷嚷的,還聽到了彩鳳嬸子在和誰爭辯的聲音。

    村長已經到了,面色陰沉的看著人群中間的人。

    張佳勇看起來有些局促,估計是因為這件事情在自責。

    “你們自己承認吧,要不然就去見官。”彩鳳嬸子的聲音有些沙啞。

    “呵,在你這里買塊豬肉就要去見官?買豬肉還犯錯誤了不成?”一位婦人譏諷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其余人附和著。

    沒有想到這里竟然還有曲小琦的熟人,西荷的姐姐。

    此刻她面色平靜,沒有像之前那樣開口自討沒趣。

    曲小琦挑挑眉,擠進人群。

    彩鳳嬸子見到曲小琦,似乎安心許多,向她招招手,簡單的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買肉的婦人有五個,母豬是被投毒死的,她的食盆里放了一些毒草。

    這種毒草所有人都知道,服下之后會死人,后山上就有,野味都不吃它們。

    張佳勇按照彩鳳嬸子說的,除了有人買肉,門都是鎖著的。

    彩鳳嬸子怕村子里手腳不干凈的人進來偷東西,所以一直有這個習慣。

    有機會下毒的也就是過來買肉的人,趁張佳勇進屋取肉,然后趁機將毒草扔進母豬的食盆里。

    懷崽子的母豬最好辨認,動作快一點,張佳勇也不會發現異常。

    “嬸子,你去城里將老大夫接回來吧,他懂藥理,或許能看出一二。官爺對村里的人不熟悉,他也不會為了一只豬大動干戈,反而丟了村子的臉面。”曲小琦開口道,然后低聲在彩鳳嬸子耳邊嘀咕了兩句。

    村長在這里一直沒有走,又遲遲沒有表態,便是不想讓這件事情外揚出去。

    這點讓曲小琦有些不滿,不過想想,村子的名聲確實很重要。

    若是村子的名聲臭了,之后想娶外村的姑娘,基本就是癡心妄想。

    有些村子里因為各種原因留的久了的老姑娘,自然也是想要嫁到外村的。

    進城中一來一回的時間不短,沒有想到這群看熱鬧的人絲毫沒有散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見到老大夫的馬車進村,許多人都唏噓了一陣,馬車可不便宜,那就是富貴的象征。

    村里根本就沒有人買得起馬車。

    “我這老胳膊老腿的,你讓我過來看一只豬,還是一只死了的豬。”老大夫見到曲小琦,不悅的言辭便出來了。

    小藥童沒有跟過來,被老大夫強行留在店中看店了。

    曲小琦只能露出她認為最燦爛的笑容,對于這方面,當真沒有比老大夫更有說服力的人選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讓我看看毒草。”

    張佳勇領著老大夫向死去的豬那邊走去,老大夫倒也不含糊,在豬食里面翻了翻,取出那被磨成粉的毒草,在鼻子下嗅了嗅。

    然后像見了鬼似的用力甩手,又迅速從懷中拿出一個小藥瓶,一口飲下。

    怒視著眾人,道:“你們怎么這么缺德!讓老夫看這個!這東西沾手上都洗不掉!如果不小心受了傷,直接就送命了!好在老夫帶了解藥,你們腦子有毛病吧?拿這種惡心至極的毒藥喂豬!”

    一時間,周圍人群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這么回事,記得武大不小心誤食了這種毒草,去世沒多久,他媳婦兒是不是也難產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孩子都沒保住呢。”

    當真是不管怎么扯,都有人配合,曲小琦憋笑都快憋出內傷了。

    人家媳婦兒難產跟毒草有什么關系?當真是讓人無語。

    曲小琦輕咳了一聲,開口道:“既然如此,事情就好辦了。張佳勇,去拿刀,將她們的手指一一割破。”

    張佳勇吞了口口水,他對醫理也不懂,大夫說什么便是什么,此刻有些害怕,道:“如果死了人,我豈不是……殺人了?”

    老大夫信誓旦旦的拿出藥瓶,道:“沒事,只要在一盞茶的時間內服用解藥,就可以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曲小琦暗道,老大夫當真是演技派的,當真把這群人唬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平白無故在自己手上劃個口子,即使是為了澄清自己,這群婦人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她們自認為自己有理,不就是買個肉嗎?她們又沒犯什么錯。

    村長這才開口呵斥道:“怎么?你們這是做什么?老老實實的讓娃子劃一刀不就沒有什么事情了嗎?難不成你們真的想去見官?”

    村長開口,才讓這群人不情不愿的伸出手,然后在自己手上留下來一點小傷口。

    張佳勇只是扎了一下,沒留多少血便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到西荷姐姐的時候,也不知道這老婦人拿來的力氣,鬼哭狼嚎的推了張佳勇一把。

    直接將張佳勇推到了地上,這么一碰撞,張佳勇手中的刀反而在老婦人的手上劃了一個大口子。

    鮮血嘩嘩的往外流,老婦人一下子就白了臉,明顯是被嚇得。

    張屠夫家切肉的菜刀可不是現代那種切割骨頭就能劈叉的薄菜刀,那打磨的快著呢。

  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上一章目錄+書簽下一頁

北京pk10黑马计划软件